• zgm.jpg
  • 02.jpg
  •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 共建和谐美丽凯里 拷贝.png
  • 01.jpg
  • 2.jpg
凯里文明网 > 榜样的力量
爱心接龙千般情
时间:2018-08-21来源:凯里文明网
 

——黎红梅13年如一日照顾瘫痪丈夫高正贵的故事感动乡邻

 

慰问人员合影 杨仁海 摄影报道 图片来源:凯里都市

  《丈夫“躺”床 妻子主演悲喜剧》通讯8月3日人民网首发后,新华网、中国网、今日头条、多彩贵州网以及《黔东南日报》等媒体陆续报道,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。

  文中凯里市大风洞镇下寨村村民黎红梅13年如一日,像母亲般照顾终身瘫痪的丈夫高正贵的爱情故事,传为佳话。《黔东南日报》刊发记者言论《为这样的爱情点赞》。

  13年,对于平常人来说仅是一个小数字,对于黎红梅却是4745个艰辛的日日夜夜,这个数字的背后浓缩了她内心的苦楚、困惑、煎熬和抉择。

  连日来,本村村民匿名通过微信红包转赠1000元;当地镇党委书记、镇长亲自给她丈夫送去一台轮椅,慰问金1000元。

  8月13日,凯里市大风洞镇“冠英中学97届同学群”倡议,自发接龙报名,进行募捐,集中自驾16辆小车,浩浩荡荡,开进该镇下寨村,看望慰问黎红梅“最美家庭”。

  青山滴翠,稻花飘香。

  8月13日,刚下车,张鸿梅第一眼看见了黎红梅。她快步上前,当着50多个同学的面,紧紧拥抱着黎红梅,悲喜交加。

  “找到了!找好多年了。”张鸿梅忍俊不禁。

  “嗯……”黎红梅久久说不出话来,只见两行泪珠,顺着黑黝黝的脸颊滑落,而心有灵犀。

  “遇到困难,你应该说一声,让大家分担,我们就像兄弟姐妹一样。”

  “假如没看到新闻报道,你打算隐藏我们一辈子!”

  ……

  她俩是上世纪90年代末冠英中学读书的同班同学。

  记得,当年,在这里读书,黎红梅语文成绩特别好。作文课上,老师经常拿她写的作文当范文念。

  这天,同学群群主罗贵明代表52位同学,将1.06万元的“爱心”递到了黎红梅的手中,还专门给她买了三套新衣服。

  “以前,同学聚会都没这么多人。”罗贵明说,当然,这点帮助是微不足道的,最大的是给她精神上的鼓励,树立信心,应对困难。

  大家聆听了她俩的这番倾诉,感同身受,催人泪下。

  这有责怪,也有钦佩;这有伤感,也有喜悦。

  于是,情不自禁,大家纷纷与黎红梅握手、相拥,一下子,满屋子沸腾了。

  19年前,黎红梅与高正贵结婚时,张鸿梅还到当“皇客”呢。可是之后,由于各种客观原因,没有互通信息,两人相互不知所在何处。

  这次在冠英中学97届同学群,张鸿梅看到转载新闻——《凯里:丈夫“躺”床13年 妻子不离不弃演绎人生悲喜剧》,偶然,发现文中的主人公,正是她寻找了多年的闺蜜黎红梅。

  “很惊讶,但为有这样平凡而伟大的同学,非常骄傲。”群主罗贵明坦诚。

  他介绍说,以本群名义倡议,大家自发接龙报名,募捐善款,集中自驾前往下寨村,看望慰问黎红梅。

  “一切准备好了,万万没想到,却遭到了黎红梅的婉言谢绝。”对接该活动牵头人之一的周琴告诉笔者。

  她说:“很普通的事,不要来,生活很稳定,政府、爱心人士都有帮扶了。”

  村支书罗志文告知,经报道后,村里在浙江打工的一位村民,发微信红包1000元,嘱托他以匿名方式转给黎红梅。当地镇党委书记、镇长亲自给她丈夫送来一台轮椅和1000元慰问金。

  “如果我有困难,你不是不来帮喽?”电话里,黎红梅被周琴说服了,哑口无言。

  “好!我煮饭等你们。”她不假思索地回答。

  “生活不用管,只座谈。”

  “如果你们不吃饭,那就不要来了。”

  “盛情难却,商量后,我们不得不勉强答应,在她家搞烧烤,但自备食材。”周琴感慨不已。

  坐在客厅沙发上,同学们亲切地交谈,回忆读书时代的快乐时光。

  13年前,黎红梅的丈夫因矿洞塌方,以致终身瘫痪,她依然坚守和付出,教育两个优秀娃娃,现在丈夫病情有点好转,以永恒的爱情支撑着这个幸福家庭。

  “你太伟大了,是我们的榜样。”

  “换位,你们会咋样?”笔者打断话题,半开玩笑问。

  “换是我,我却做不到。”两位同学毫不犹豫地说。而另一位同学则思忖了许久,显得很犹豫,回答,很难,这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……

  “内向,老实,腼腆,很善良。”这是大家对黎红梅品质的概括。

  当天,参加聚会的同学有的在亲切交谈,有的洗菜帮厨。不久,整整五桌农家菜便上齐了。

  饭后,大家还跟黎红梅夫妇照了个“全家福”。

  “今天,我婆婆的生日,马上赶回贵阳。”张鸿梅起身告辞,拉着黎红梅的双手,依依与夫妇俩加油打气:“坚强,希望奇迹发生,生活越来越幸福!”

  坐在轮椅上的高正贵,点头,目送,一直招着手。

  夕阳西下,稻穗摇曳,树影斑驳,大家也许最不愿看到伤心离别的场景,于是,一个个悄悄地离开了。

  不舍、难过的黎红梅,匆匆到学校操场一看,车子走光了,侧身追到村口,抚摸着眼角,伫立眺望,一辆辆小车穿行在弯弯的山道上,消失在道路的尽头。(凯里都市 杨仁海

责任编辑:陈合敏
网站群
  • 地方文明网
  • 凯里市文明委成员单位
  • 重点新闻网站